當前位置:首頁  媒體浙大

浙大橋牌隊8年后再奪全國冠軍

微積分已到智商上線?沒想到橋牌更難

發布時間:2019-08-15來源:錢江晚報作者:李榮煒 邱伊娜 王湛0

  直到浙大橋牌隊最近奪得團體賽冠軍,很多人才知道,原來橋牌在浙大也是一門課程,而且還是聰明的學生才能上的課。

  這是浙大自2011年在全國大學生橋牌錦標賽中奪得公開雙人賽冠軍后,再次贏得全國冠軍。

  在浙大,橋牌課與足球、籃球、皮劃艇等并列,是體育課程中的一種,已經開設15年了。橋牌很難學,被稱為聰明人的游戲,有同學戲稱“微積分已經到了智商的上線,沒想到橋牌更難”。但是,橋牌課在學霸如云的浙大依然搶手。

  教練科普:

  打橋牌其實就是比大小……

  浙大老師林潔,是目前浙大唯一的橋牌教師。

  林老師說,橋牌是一種高雅、文明、競技性很強的智力性游戲,一般為兩兩一組進行對戰,四位牌手分別位居牌桌東南西北四方,正對方為自己的隊友,左右方為對手。

  橋牌使用的就是普通撲克牌,去掉大小王,剩余牌的數字大小按照A最大,K到2依次減小的順序排序。

  “打橋牌,其實就是比大小。”林潔說,但是這個比大小的游戲并不簡單,需要非常精密嚴整的計算和分析。

  每人每輪只能出一張牌,且必須和第一人出牌的花色一致,牌面最大者贏得此輪,稱之贏得一墩并在下一輪擁有優先出牌權。跟牌時,當手上沒有本輪花色的牌時,方可出其他花色的牌,按照打牌前約定的排序進行大小比較。如此這般直到13輪出牌結束后,再通過兩隊的得分情況來計算輸贏。

  橋牌的規則十分復雜,打橋牌需要很強的記憶能力和邏輯分析能力。酷愛打橋牌的鄧小平就曾說過:“我測驗自己身體靠兩條。一條是能不能下海,一條是能不能打橋牌。能打橋牌證明頭腦還好,能下海證明體力還行。”

  “但是,想要打好橋牌光靠智商是完全不夠的。”林潔說,橋牌是一個團隊合作的競技項目,隊友的配合、理解和包容是非常重要的,這還需要很高的情商。

  林潔說:“浙大開設這門橋牌課不是為了培養橋牌大師,只是想要讓學生有一個興趣愛好。通過打橋牌,可以訓練學生的團隊合作能力,提高學生的情商。”

  浙大橋牌班很火

  30個名額要搶破頭

  早在2005年,浙江大學就開設了橋牌課,至今已有15年的歷史。因為橋牌屬于體育競賽項目,也體現著團隊合作永不言棄的體育精神,國家體育總局為了推廣橋牌項目,把橋牌納入到體育課的范疇,與傳統體育課同等對待。

  15年來,林潔老師每年都在浙大開設橋牌課。五六年前,由于教學調整,浙大橋牌課只剩下林潔一個橋牌老師。

  錢報記者了解到,林潔現在每學期要面向所有學生開設六七個橋牌班,初級班、中級班、訓練班都有,每周要上十幾節課。浙大體育課每班限額30人,每次選課時,橋牌初級班都會出現兩三百人搶30個名額的情況。

  一個班每周只上兩節橋牌課,如何讓零基礎的學生學會打橋牌,對林潔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經過多年探索,她在課程設置上有了自己的模式。

  前八周課程,林潔著重講解打牌技巧,后八周課程則主要是進行循環對抗賽。林潔每節課都會留出一半的時間,讓學生四人一組,輪流對戰,最后再按照對戰的積分排名評定體育專項成績。

  林潔說:“設置循環對抗賽,一是讓學生在對戰中去學習,二是為了讓學生更好地學會和隊友交流。”很多同學通過一個學期牌桌上的交流,成為了很好的朋友,這門課也讓他們產生了一種歸屬感。

  “經常下午上完課,我和隊友都要留下來再打一個多小時的牌,平時晚上要是沒事情也經常和同學約牌。不僅僅是練習技術,其實這也是我們的娛樂和社交。”連續上了五學期橋牌課的鄭鎳說,他在大學期間結交的很多朋友,都是通過打橋牌認識的,課余時也都是和這群牌友約飯、約牌。

  斗地主1小時學會

  橋牌1個月也難入門

  說起林潔和橋牌的淵源,還得歸結于一次采訪。1997年,在浙江衛視體育欄目實習的林潔,參與了一次國際橋牌比賽的采訪報道。當時,林潔對橋牌可以說是一無所知,看了幾本相關書籍后一知半解地完成了采訪任務,卻因此被橋牌的魅力所折服。

  研究生畢業之后,林潔開始學習打橋牌。

  “橋牌是非常難學的,可能你一個小時就能學會斗地主,但是橋牌可能一個月都不能入門。”林潔說,剛學橋牌的前幾年,她每天都會花費4個小時看書,五六個小時打牌。

  浙大漢語言文學專業的劉同學跟錢報記者說,對于她這樣的文科生來說,橋牌非常難學,“打橋牌需要很強的記憶能力和計算能力,剛學的時候因為記不住對手出的牌,經常會犯一些低級的錯誤。林老師看見了,就要罰做平板支撐。”

  為了讓學生在一個學期之內就學會打牌,林潔上課時比較嚴格。除了上課學習,林潔還會布置課外作業,讓同學到一些專門的橋牌訓練網站進行練習。雖然不是強制的課后作業,但是大部分同學都會主動去完成。

  “要是自己不利用課余時間多去練習,橋牌確實挺難學會的。”浙大海洋科學專業的王堯同學說,上橋牌課的那個學期,他幾乎每天要在手機上打橋牌,就好像普通人癡迷斗地主一樣。

  “最開始以為大學的微積分已經觸碰到了智商的上線,沒想到橋牌更難,但是我竟然越學越癡迷。”在浙江大學教師評價系統里,有一名學生這樣點評道。雖然橋牌課很難,但是一個學期學下來,基本上都能學會,這對很多大學生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。

  雖然林潔上課比較嚴厲,但是她很注重培養學生的興趣。橋牌課學生的出勤率幾乎是100%,上課時基本不會有同學玩手機,林潔對此非常自豪。


《錢江晚報》2019年8月15日14版


热门棋牌大厅 试玩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官网 胜负彩开奖奖金最少 极速11选5赚钱方法 海南彩票4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开奖视频游戏 新11选5 青海11选5视频下载 辽宁彩票网 盈宝彩网址 北京快中彩规则 股票涨跌怎么形成 江苏7位数 甘肃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澳超分析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一般比赛能多少分